<strike id="m5w3j9"><small id="m5w3j9"><noscript id="m5w3j9"></noscript><table id="m5w3j9"></table></small><legend id="m5w3j9"><q id="m5w3j9"></q><tfoot id="m5w3j9"></tfoot><noframes id="m5w3j9">
          <blockquote id="m5w3j9"><code id="m5w3j9"><tt id="m5w3j9"></tt><dir id="m5w3j9"></dir><blockquote id="m5w3j9"></blockquote><form id="m5w3j9"></form><small id="m5w3j9"></small></code><strike id="m5w3j9"><abbr id="m5w3j9"></abbr><label id="m5w3j9"></label><u id="m5w3j9"></u></strike></blockquote><label id="m5w3j9"><ol id="m5w3j9"><blockquote id="m5w3j9"></blockquote><tbody id="m5w3j9"></tbody></ol><center id="m5w3j9"><li id="m5w3j9"></li><th id="m5w3j9"></th></center><sup id="m5w3j9"><noscript id="m5w3j9"></noscript></sup><big id="m5w3j9"><option id="m5w3j9"></option></big><div id="m5w3j9"><strong id="m5w3j9"></strong><font id="m5w3j9"></font><code id="m5w3j9"></code><code id="m5w3j9"></code></div></label><address id="m5w3j9"><option id="m5w3j9"><code id="m5w3j9"></code></option><noscript id="m5w3j9"><style id="m5w3j9"></style><sup id="m5w3j9"></sup><dfn id="m5w3j9"></dfn><sup id="m5w3j9"></sup></noscript><thead id="m5w3j9"><ins id="m5w3j9"></ins><blockquote id="m5w3j9"></blockquote><dt id="m5w3j9"></dt><span id="m5w3j9"></span></thead></address>
            <b id="kbsbsh"></b><kbd id="kbsbsh"></kbd><noscript id="kbsbsh"></noscript>
            <i id="hy77yc"></i><tr id="hy77yc"></tr><label id="hy77yc"></label><dfn id="hy77yc"></dfn><legend id="hy77yc"></legend>
              <strong id="hy77yc"><blockquote id="hy77yc"></blockquote></strong><style id="hy77yc"><font id="hy77yc"></font><dt id="hy77yc"></dt></style><dir id="hy77yc"><table id="hy77yc"></table><q id="hy77yc"></q><tfoot id="hy77yc"></tfoot></dir>
            1. 以結構性改革助推資金流入實體經濟
              來源: 經濟日報
              時間:2018-08-20 浏覽次數:次

              近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第二次會議提出必須更加重視打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提高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和水平。爲何提出打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需要從哪些方面著手?將重點解決哪些問題?本報今起推出“打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系列評論,從支持形成最終需求、做好金融機構正向激勵、發揮財政政策積極作用、打擊非法金融活動等4個方面進行評析,敬請關注。

              實體經濟是市場的主體,也是國民經濟的基石。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經濟發展交出了亮麗的成績單,這從根本上說得益于實體經濟的不斷發展壯大。不過,隨著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實體經濟在發展過程中也遇到了許多新的困難、矛盾以及挑戰。

              實體經濟遭遇的困難和問題,在很大程度上導致了實體經濟邊際利潤率和平均利潤率下滑,加之我國金融體系自身的體制機制問題,使得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的意願不強激勵不夠,貨幣政策傳導效果不好。

              貨幣政策傳導不暢,一方面容易造成資金在金融系統內“空轉”,往往會放大金融市場風險,又容易拉長資金流轉鏈條,進而擡高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另一方面,實體經濟缺乏資金支持,很難進行技術改造和工藝創新,高質量的供給跟不上,就不能滿足消費升級的新需求,到頭來影響實體經濟運行效益,進一步降低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積極性,最終影響經濟增長動力。

              而且,解決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問題,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與水平,不能只是簡單地讓錢流入實體經濟。如果簡單地通過行政命令手段,讓大量資金在低端無效供給領域“打轉”,最終不僅幫不了實體經濟,也會讓金融風險陡增。

              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與水平,關鍵是要真正搞好搞活實體經濟,讓錢願意進入實體的行業企業。搞好搞活實體經濟,必須從供給側發力,從産品、企業、市場、體制等層面入手,設法降低企業稅負,幫助企業更高效地運行,通過解放生産力,提高總體經濟效率和活力,建設支撐高質量發展的現代産業體系,提升實體經濟質量效益。

              供給與需求是一枚硬幣的兩面,缺一不可。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並不是要否定需求側,也不能過度倚重供給側而忽視需求側。

              近日召開的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第二次會議提出,要在堅持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前提下,注意支持形成最終需求,爲實體經濟創造新的動力和方向。這說明,振興實體經濟,不能只在供給側發力,也要關照需求側。

              當前,我國在需求側方面仍然存在許多不足,仍有巨大的潛力可挖。從投資看,我國的城鎮化、鄉村振興、區域協調發展、産業結構升級、公共基礎設施等領域都有巨大的投資空間。從消費看,我國正處于消費升級提速的階段,居民消費加速從實物消費轉向實物消費與服務消費並重,而且農村消費市場的增長空間也在加速打開。因此,在投資和消費領域推進結構性改革,以改革釋放新需求,不僅有利于進一步引導供給側的投資,也將吸引更多資金流入實體經濟,推動經濟進入健康運行狀態。

              在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和水平的過程中,應該堅持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提高政策的前瞻性、靈活性、有效性。財政政策要在擴大內需和結構調整上發揮更大作用。貨幣政策要把好貨幣供給總閘門,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要把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和服務實體經濟更好結合起來,通過機制創新,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和意願;要引導資金更多地支持企業加大技術研發投入,突破核心技術,帶動産品創新,提升中高端産品供給質量,讓實體經濟真正實起來、興起來,以更高質量的供給帶動有效需求的進一步擴大。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